初查近千万个污染源今年将完成入户调查

撰写时间: 2018-03-30 文章作者: 文章来源: 南方都市报

    “问渠哪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3月29日,生态环境部新组建后的首场发布会举行,聚焦的主题是第二次全国污染源普查。在发布会现场,第二次全国污染源普查工作办公室主任洪亚雄用这首朱熹的古诗来比喻这项工作的重要性。大到工业园区的排污管,小到农民育苗场里的小锅炉,都是污染源。“只要源管住了,我们的环境就干净了。”
    全国污染源普查每隔十年开展一次,第二次普查于2016年启动,2017年开展了前期准备,组织了清查与试点,2018年将完成普查入户调查,预计2019年全部完成,届时环境监管部门将摸清建设美丽中国的生态环境家底,未来可能还会搭建能动态更新的污染源名录库,形成一张中国污染源监管的数字地图。
    思路调整
    由总量控制转向环境管理
    2007-2009年,中国完成了第一次全国污染源普查,发现了592万个污染源。十多年过去了,中国的环境监管形势发生了新的变化。第二次全国污染源普查工作办公室主任洪亚雄解释,之前的环境管理以总量控制为中心,所以污染源普查的重点是把总量控制几项主要污染物的情况摸清楚。
    时过境迁,“以总量控制为中心”的环境管理思路遭遇了挑战,一个最主要的问题在于这一监管思路与环境质量提升脱节。一名环境问题专家曾坦言,就好像“评价一个人的减肥成果,不是看他少吃了多少食物,而是看他减轻了多少体重。”由此,过去几年,环境管理的思路逐渐从总量控制转向环境质量提升。
    “污染源普查是为环境管理服务的”,洪亚雄说,这次污染源普查首先要对环境质量做一个深刻分析,看到底影响环境质量的主要污染物有哪些。“相比第一次污染源普查,此次普查污染物指标的选择会更多”,他告诉南都记者。
    确定污染物是污染源普查的第一步。确定污染物后,寻找污染源便是接下来的工作。第一次全国污染源普查发现了592万家的污染源,第二次污染源普查目前根据初步筛查,工业源有740万家左右,农业源有100万家左右,生活源集中式污水污染治理设施有50万个左右。初步清查出总计有约950万个污染源。
    随后,全国60万名普查员将对清查出的污染源开展入户调查,调查污染源具体在哪里,是生产什么东西带来的,此外还要调查到底生产多少产品,生产过程中到底消耗了多少原料,相应排放了多少污染物,企业有无采取治理措施。
    这些污染源的基本信息和活动水平,都要靠全国被召集起来的60万普查员在2018年入户调查来完成。其中很多将由平时就负责环境监管的环保网格员来完成。
    环保网格员对负责区域内的污染源排放的状况清楚,参与普查对未来的环境监管也有帮助。他们将手持移动终端平板电脑来完成调查数据的录入。根据计划,入户调查要在2018年完成。
    第二次全国污染源普查工作办公室主任洪亚雄告诉记者,掌握了污染源排放的基本信息和活动水平,还需要核算污染物的排放量,要看排放量能不能跟该区域的环境质量相匹配,这需要第三方来做大量核查。
    “由环境质量确认污染物,由污染物追溯污染源,由污染源来调查它的基本信息和活动水平,由基本信息和活动水平科学核算它的排放量,有了排放量的集合,再来看能不能匹配区域的环境质量,这是一个闭合的逻辑循环”,洪亚雄说。
    关键任务
    散乱污企业也要查清楚
    “就像人口普查一样,户籍人口都有登记的,关键的是那些非户籍人口怎么办,也要查清楚。”洪亚雄表示,污染源普查也是一样。工商行政管理部门和税务部门登记的企业有法人代表,对于监管而言比较好办。“最怕的就是那些散乱污,散乱污企业往往排放未经过治理,排放量是正规企业的十几倍甚至几十倍,把这些散乱污企业搞清楚,也是此次污染源普查工作力图要做的一件事情”。
    据南都记者了解,工业污染源分两大类:一类是重点污染源(大中型工业企业),另一类是散乱污企业。据原环保部原环境监察局局长田为勇表示,通过前几年的严格执法,大企业的守法意识有了明显的提高。重点污染源达标在2016年年底接近97%。重点污染源达标排放已趋于稳定。
    第二次全国污染源普查工作办公室通过与工商总局、税务总局、质检总局、统计局以及各大电网公司数据对接,剔除了律师事务所、会计师事务所等并不带有污染源的市场主体和行业,共获得了大约740万个工业污染源,建立了全国污染源基本单位名录。
    有了初步筛查的污染源名录,还得进一步清查数据。市县基层的工作人员要干两件事,“一个是去粗存真,一个是查漏补缺”,有些企业可能已经停止了生产要从名单中剔除,此外,发挥地方环保网格员的作用,把散乱污企业找出来。
    预期成果
    制定行业清洁生产计划
    污染源普查结果会有什么用?洪亚雄介绍,主要体现在三个方面:有一套真实的,能够科学反映全国和不同区域、流域、行业环境形势的污染源排放数据;建立一个动态更新的全国统一、覆盖全面的污染源名录库;有一套能够为各项环境管理工作提供基础支撑的污染物排放核算方法。
    在洪亚雄看来,污染源排放数据和污染源名录库将有望成为一张中国污染源监管的“数字地图”。未来在分析普查结果时,如果统计结果显示一个地区的产业聚集,排污总量巨大,而治理水平偏低,已影响区域环境质量,那对于政策制定者和环境监管部门来说,就需要有针对性推进化解产能,加强环境质量管理。
    对于企业而言,污染源普查为规范企业排污提供了作为申领、审批发放排污许可证的基础数据,也许将推动排污许可制度迅速推开。
    此外,依靠数据也能推算出相应的投资需求,普查显示某个行业的治理水平普遍偏低,就要考虑提升行业排放标准、制定相应的清洁生产计划。
    一名基层环境监管工作人员还建议,利用普查契机打造环保物联网,实现全方位监控。通过普查,各地不仅要说清污染源状况,还要准确判断环境质量现状及变化趋势,打造环境监测预警平台。
    本版采写:南都记者 吴斌 王秀中 发自北京
    链接
    污染源普查“全覆盖”靠调查也靠核算
    如何保证普查数据的真实、准确和科学,将成为污染源普查的关键。洪亚雄坦言,和人口普查、经济普查不一样的是,污染源普查的具体对象是看不见摸不着的污染物。不少企业可能对自己的生产情况了如指掌,但是对自身的污染物排放情况可能就说不清楚。污染源的普查往往需要通过大量的核算才能够得到数据。
    据南都记者了解,为了了解污染物的排放情况,普查主要采用三种办法:
    对于一部分污染物如果有法律认可的监测数据,比如监督性监测,普查员就可以直接利用监测数据来核定。
    如果没有监测数据,就要用“物料衡算”的方法。简单来说,工业生产当中进去了多少必须出来多少,物料是平衡的。比如说石油化工当中进去多少油,出来了多少成品,如果发现并不平衡,那就意味着,有可能那些低组分物质跑了。
    还有一种办法是通过产排污系数来抽样测算———根据企业的生产情况,消耗多少原料,生产出多少产品,采取了什么样的治理措施,来核算该企业的排污量。
    对污染源排放量进行核算,这是技术工作当中的工作量最大的,也是普查经费使用占比比较多的一项任务。“涉及到经济社会的方方面面,每一个行业,每一个产品它的排放量都得要确定一套科学的核算方法”,洪亚雄表示,这项工作目前正在紧锣密鼓地开展。